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地图》杂志官方博客

探索印象外的世界

 
 
 

日志

 
 

北京河湖的盛衰兴替  

2009-04-21 11:50: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河湖的盛衰兴替 - 印象地理MAP - 《地图》杂志官方博客

《管子·水地》篇有云:“地者,万物之本原,诸生之跟菀也”;“水者,地之血气, 如筋脉之通流者也。”对于地和水及其之间的关系,古人已有如此深刻的认识,那么,对于贵为国都的北京之“地”与水的关系,不是更有必要加深认识吗?

其实,北京与水的关系犹如人之生命与血脉的关系一样密切。人的生存,须臾离不开血脉;而北京城的发展,又何尝离得开水!特别是自金主完颜亮于贞元元年 (1153 年) 迁都于燕京并改名中都后,元、明、清相继建都于此,元称大都,明清称北京。作为封建帝都,北京城规模宏大,人口众多,环境要优美,漕运需畅通,这就要求必须有充足的水源。

曾经的水乡泽国

历史上,北京的水资源或者说水环境是怎样的呢?这从以下有关河流、湖泊与泉的统计数字中可见一斑。据《光绪顺天府志》记载的京师和府属州县( 仅计在今北京市境者,但缺延庆县)的河沟与湖、泉粗略统计的结果是:河沟有140条,湖潭有28 个,有名的泉有26 个。在这里有必要指出,泉的数量显然是不准确的, 因为同书记载,仅南苑内就有117 个泉, 只是大都无名而已。另据十多年前编辑出版的北京市各区县《地名志》记载的河流、湖泊与泉的地名统计,河流有183 条,湖潭有7 个,泉有129 个。在这里也需要说明:因为各区县《地名志》所记河、泉详略有别,又有一河流经多个区县, 所记河名有重复,故现在全市实有河流没有这么多, 有些河流亦只有其名, 并没有多少水, 甚至是干沟。如果这些统计数据还不足以说明问题,那么,不妨再给大家举几个与水有关的实例。

北京河湖的盛衰兴替 - 印象地理MAP - 《地图》杂志官方博客

清代随着北京西郊园林的兴建,又进行了河湖水系的调整,大量凿池引水,渠道纵横,湖泊珠连,构建出极其优越的山水环境。

明清时,船运漕粮由通州逆水而上,向北可达密云城下和昌平沙河镇,向西可抵朝阳门外和颐和园北的青龙桥;据《大中华京师地理志》记载,

民国初期,平谷的河与房山的琉璃河都可通航,天津的商人用船到平谷和房山贩卖日用百货, 回程则载运棉花与煤炭等。这就说明昔日北京地区的一些河流水量是很大的。

辽代,在今通州区南境有一个方圆数百里的大湖泊, 名叫延芳淀。春天,成千上万的天鹅野鸭成群来栖来食,成为辽帝游猎的必去之处。届时,身穿墨绿色衣服、手持连、刺鹅锥的卫士,进到水里,每隔五到七步设一人。布置妥当后,

有人在上风处使劲敲鼓,当受惊的天鹅飞离水面时,辽帝亲自放鹰( 海东青鹘) 捉鹅。当被鹰捉住的个大体重的天鹅坠落水中时,离得最近的卫士便急忙赶过去,将鹅刺死,并取其脑喂鹰。得头鹅者, 照例奖赏银绢。这样的打猎活动着实有趣。

到了元代,这一堪称北京历史上最大的一个天然湖泊, 离析成马家庄飞放泊、栲栳垡飞放泊、南辛庄飞放泊、柳林海子、延芳淀等多个较小的湖泊,仍然是元帝常去的猎场, 还建有豪华的柳林行宫。直到清代中后期,这些较小的湖泊才最终消失, 衍为平陆。此外,在朝阳区中南部还有郊亭淀,在顺义西南部有凉淀, 在大兴北部有下马飞放泊等。可见,历史上北京的湖水也是相当可观的。

据明人刘侗、于奕正合撰《帝京景物略》记载:“出安定门外,循古濠而东五里,见古井,井面五尺,无收有。石三尺,井高于地,泉高于井,四时不落,百亩一润,所谓滥泉也。”这就是满井。井水满而自流,反映了地下水位之高。

值得注意的是,在朝阳、海淀、石景山、昌平等区内,至今皆见有“满井”地名, 说明这些地方地下水资源丰富之极。从上述情况来看,能说历史上北京地区的水环境不优越吗?古都北京正是在这样的水环境中发展起来的。

北京河湖的盛衰兴替 - 印象地理MAP - 《地图》杂志官方博客

2001 年6 月,北京玉泉山。插秧时节,人们忙碌的情景。玉泉山东面原来是京西稻的著名产区,现在这里的稻田没有了,改成了公园 图/苏卫忠

北京城历代河湖风貌

从西周肇始迄于金代,早期的北京城即蓟城和辽南京、金中都都坐落在莲花池东。莲花池古称“西湖”,因在蓟城城西而得名,曾是“东西二里,南北三里”的一个湖泊, 比现在的莲花池大得多。湖水下游为今莲花池河。莲花池水系是

早期北京城的主要水源。金中都城内的皇家御苑西华潭(即鱼藻池,现为南青年湖),就是引用莲花池水辟建的。但在金中都东北郊,还有一处更辽阔的水泊,名叫白莲潭(即积水潭)。有“小尧舜”之称的金世宗利用这片天然水面,营建了一座皇家离宫,名叫大宁宫,这就是今北海公园的前身。同时,金代还凿渠引玉泉之水入白莲潭,又引白莲潭水入闸河,东至潞县与白河相联,以向中都城转运漕粮。潞县遂成为漕运重地,便于县置州,取“漕运通济”之义,命名为通州。

元建大都城,迁址于高梁河水系上来,以金代大宁宫为中心,重新进行规划设计。汪洋若海的积水潭不仅是大都城规划设计的依据,又成为京杭大运河漕运的终点码头,还像一串镶嵌在新都城内的巨大明珠,美化着城市形象和环境。为了使积水潭保持一定的水量以利漕运,元代将西北山麓众多泉水,通过“白浮瓮山河”汇聚起来,引入大都城内,下注新浚修的通惠河,东至通州接北运河。由于大都城的水源地进一步扩大,远及昌平东南的白浮泉,保证了通惠河与北运河有足够水量,从而使数以千百计的漕船自江南源源不断地驶进大都城, 停泊在积水潭内,积水潭出现了“舳舻蔽水”的盛况。

明代在北京西北郊燕山山麓的天寿山建立明朝皇帝的墓葬群(明十三陵),因此以“保护皇陵的地脉”为由,废弃了白浮瓮山河。为了不影响皇城用水,便把玉泉山的水引入昆明湖。玉泉山旺盛的泉水及其所汇聚而成的昆明湖水通过长

在海淀附近,有玉泉山的泉水,浩淼的西湖,以及万泉庄的群泉流潴而成南海淀、北海淀等,使海淀附近成为名副其实的“水乡”。河(高梁河)流入北京城内后三海和前三海( 南海为明新凿),滋养和美化着北京城。

清代定鼎北京,沿用前明旧都,在京城本身的建设上没有多少值得颂扬的作为。但是, 清代在开发利用北京西郊优越的山水环境资源方面,却是远远超越前代的。在海淀附近,有玉泉山的泉水,浩淼的西湖(今昆明湖),以及万泉庄的

群泉流潴而成南海淀、北海淀等,使海淀附近成为名副其实的“水乡”,与其西近在咫尺间的重峦叠嶂的山景相辉映,构成一幅巨大的山水画卷。清代正是利用这一天设地造的优美环境,自康熙至乾隆的百余年间,不惜人力、物力和财力,营建了畅春园、圆明园、万寿山清漪园、玉泉山静明园、香山静宜园等著名的皇家离宫,统称为“三山五园”,将中国古典园林的建造艺术推向极致。可以这样说,没有海淀附近的山水环境,就没有清代“三山五园”的辉煌。以“三山五园”为主体的清代北京西郊皇家园林是北京城市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令人痛惜的是,清末英法联军和八国联军先后打进北京,对“三山五园”肆意抢掠之后,付之一炬,化为废墟。后来只有万寿山清漪园加以修复,并改名颐和园。西方列强破坏人类文化遗产的滔天罪行, 将永远地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北京河湖的盛衰兴替 - 印象地理MAP - 《地图》杂志官方博客

元大都及其水环境略图

①元代将白浮泉水导入瓮山泊(昆明湖),经高梁河由义和门(今西直门)北水关将水引入海子(今积水潭、什刹海)。海子的水在今地安门桥处流出,沿皇城东墙出城后流向通州方向,这就是与北京经济和生活息息相关的通惠河。

②为了保证皇宫里有充足的洁净水,统治者又专门开辟了金水河作为御用河道。金水河是将玉泉山和香山一带的泉水汇集起来后接入一条专修水道,经和义门南水关入城的。

③元代在凿挖通惠河前还开掘过坝河漕运水道,西起光熙门,向东流入温榆河。

北京河湖的盛衰兴替 - 印象地理MAP - 《地图》杂志官方博客

2007 年6 月16 日,北京官厅水库边,由700 余名青少年组成的节水、护水志愿者队伍,启动了“保护母亲河,还清官厅水库”活动,向水库投放了3 万尾鱼苗,净化水库水质 图/王珏茜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天有天道,地有地道,人有人道。天、地、人各循其道而不断地发展变化着。三者之间既有和谐相融的岁月,也有矛盾斗争的时候。人类为了生存,就要进行生产,特别是农业生产。古代,北京所处的华北地区,农业生产的丰歉基本要看老天爷的脸色。在天气正常、风调雨顺之年,五谷丰登,人们便无温饱之虞,过着小康日子。而一旦天气异常,大旱大涝,土地颗粒无收,人们便遭遇天灾,在死亡线上挣扎。

科学研究证明,气候的变化是有规律的,寒冷期与温暖期、多雨期与少雨期是交替出现的。土壤有肥沃与贫瘠的不同,又有透水强与透水弱、湿润与干燥的差别,但土壤也是可以改良的。人毕竟是最高级的灵长类动物, 是有智慧的活物。人们能够利用各种工具和手段战天斗地,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能改天换地,战胜天灾地祸。比如天旱时,人们能打井修渠,引水灌溉,以保丰收;地涝时,人们又能筑堰阻水, 挖沟排涝。就在人们与天、地和谐相处或激烈斗争的过程中,天在变,地在变,人也在变。就以北京的水环境来说,在天、地、人诸因素的综合作用下,旧河道淤平了,新河道被冲刷出来;大湖泊缩小了、变浅了,小湖泊则干涸了,变成农田;大泉眼涌水少了,小泉眼干脆消失了。但是,在人类活动的影响下,也有相反的情况,如修建的密云水库、官厅水库、怀柔水库等,实际上就是人造湖泊;开挖的京密引水渠、通惠河灌渠、潮白减河等,实际上就是人造河流;又各地钻凿的许多水井,实际上就是人造泉眼。甚至人们能够利用一些科技手段,实现局部的人工降雨或人工消雨。

然而,人们同大自然斗争的能力还是有限的,有些自然现象目前人类还难以改变。例如,气象统计资料显示,近半个多世纪以来,北京地区进入一个相对少雨期。大气降水对地上、地下水的补给减少了,而随着人口的繁衍和社会经济的发展,对水资源的消耗却急剧增加, 从而使北京地区的水资源形势日显紧张,永定河、潮白河等下游干枯,密云、官厅、怀柔、十三陵等水库蓄水严重不足, 北京城区地下水位形成巨大的漏斗,故不得不采取从水资源本来就紧张的永定河、潮白河等上游水库向北京调水的应急措施。假如今后一二十年内,北京地区的降雨依旧处于减少趋势,而对水资源的消耗仍然在增多,那么,不要说现存的一些水量本已无多的河湖要干枯,就连北京生命所系的密云水库、官厅水库等也有可能要无水见底了, 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因此,北京市政府和全体市民必须增强节约用水和保护水资源的意识,加强污水治理,提高水资源的复用率。当然,已有的科研究成果展示,今后几十年内,北京地区亦有可能转入一个多雨期。若此,北京水资源紧张、水环境恶化的状况就会得到缓解,甚至又要同水灾作斗争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7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