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地图》杂志官方博客

探索印象外的世界

 
 
 

日志

 
 

世界迁都大潮——内迁:最新国际时尚  

2006-09-01 10:30:18|  分类: 专题特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迁都大潮(《地图》2006年第3期专题特写,2006年5月)
 
内迁:最新国际时尚
 
   现当代迁都之风四起,大批国家不约而同地迁都,迁都。他们各自的国情各异,疆域大小不等,迁都的动机与设想也各有千秋。但在一点上,他们几乎是,甚至完全是一致的,那就是:“内迁”!
   世界上许多国家,很早就恪守祖宗流传下来的首都“内置”的原则,一般把首都置于国境内部。后来尽管人事沧桑、时势多变,而这类首都,往往能排除一切干扰,安若磐石,岿然不动;时间弥久,其地位弥坚。循至现当代,不少国家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首都处于海隅或边徼,以致一旦政治情况改变,就相率把首都内迁。从迁都的相关资料可以看出,国家首都(府)内迁的情况,几乎成了现当代通世尊崇和尊奉的普遍规律。自20世纪初直迄目前——21世纪初的足足一百多年间,它就像一条红线,串联着一大批国家的迁都活动——不拘国家大小,概无例外。
世界迁都大潮——内迁:最新国际时尚 - 《地图》 - 《地图》杂志官方博客
   的确,世界委实太大,历史上也有反其道而行之的事例——首都“外迁”。俄罗斯18世纪初把首都从莫斯科“外迁”到圣彼得堡,日本19世纪中把首都从京都“外迁”到江户(即今东京),就是这类最为人称道、最脍炙人口的迁都“韵事”。然而俱往矣,时移世变,这类首都外迁的“经典事例”,已经成为“千古绝唱”,后来再没有重复出现过,看来也永远不会再出现了。现当代大行于世、风靡四海的“时尚”,是首都内迁。这同过去曾经发生过的首都“外迁”,形成鲜明、强烈的对比,也生动有力地显现出古今在首都择址上,其价值判断和地理取向是多么地迥然有异——简直是“南辕北辙”!
   不仅如此。更发人深省、更具有戏剧性的是,俄国把首都挪到圣彼得堡,二百多年后又重新搬回莫斯科,从而成了世界上国家首都“外迁再内迁”的唯一“范例”。抚今追昔,不禁使人感慨万端。“时、事不饶人”,此之谓欤?!
 
世界迁都大潮——内迁:最新国际时尚 - 《地图》 - 《地图》杂志官方博客
圣彼得堡是帝俄时代的通海门户,素有“北方威尼斯”之称,曾作为俄国首都200多年
 
   现当代各国首都的内迁,绝大多数是从沿海迁向内陆;内陆国家首都的内迁则是从边境地区移向内地。
   历次内迁的实际情况,当然大有悬殊。比如内迁的距离远近和路程长短就颇为不等,这主要以国家幅员的广袤度为转移。国土狭隘,内迁难以远走,如伯利兹,内迁的里程不过70公里,已经算是“深入内陆”了;国土辽阔,回旋的余地足,迁都的距离就大,如哈萨克斯坦首都内迁,举“棋”就是1000公里!这还是“直线距离”,如果计算铁路或公路的实际里程,与旧都的距离更远。
   至于国家(地区)首都(府)内迁的动机、原因等等,古往今来大异其趣,尤其同一个国家独立前后这方面的变化、差异,更不可同日而语。独立前的首府的内迁,主其事、操其柄的,是殖民统治当局。他们采取这种步骤的目的,纯粹从自身的私利着想,无非是为了更有效地进行军事上的控制、政治上的统治、经济上的压榨、文化上的渗透以及其他诸多不可告人的盘算和图谋;独立后的首都内迁,通盘考虑的是国家的整体利益和长远需要。比如尼日利亚的首都内迁阿布贾,主要为加强中央政府与国内各地区的联系,均衡内地与沿海的经济发展,减轻原首都拉各斯人口过度密集、膨胀的压力等;坦桑尼亚首都的内迁,主要出于施政便利尤其是发展国民经济的考虑。它的新都多多马位于国境中部,是现有的东西向铁路和南北向公路交通的枢纽,与全国各行政区几乎等距,既有利于中央政府的政治运作和行政领导,又便于促进和推动地区间国民经济的均衡发展。其他可以类推。
   当然,不能笼统地说,凡是内地,不拘哪里,全是好地方,全都宜于建都。为建立新都,必须审慎从事;必须组织力量,仔细挑选、精心比对、实地考察、深入采访;必须进行一系列的具体、细致工作,还要经过其他许多不可或缺的程序和步骤,要普遍征求社会各个阶层的公意(有的国家,为了迁都,甚至出现举行全民公决的呼声),可见事情是多么大,多么重。
   一个国家首都的内迁,其选择标准,一般而论,自然地理条件都须较好。首先,都与海洋保持一定距离(否则也不叫“内迁”了),如巴基斯坦的新首都伊斯兰堡,距海1300公里;巴西的新首都巴西利亚,距海950公里;尼日利亚的新首都阿布贾,距海400公里等(均指直线距离)。其次,地理位置理想,大多是(或靠近)该国的地理中心,非洲几个国家(尼日利亚、科特迪瓦与坦桑尼亚)首都内迁表现出的这种倾向尤其突出、明显。再次,多半位于高原上,海拔高,从而具有一系列天然优点:气候温和,温差变化小,降水适中等。如坦桑尼亚的新首都多多马,位于国境中部高原东侧,海拔1136米,热带草原气候,年平均气温22℃,年降水600毫米。巴西的新首都巴西利亚,位于巴西高原中部,海拔1000米,气候干燥、温和,年平均气温27℃,夏无酷暑,冬无严寒。土耳其新首都安卡拉,位于安纳托利亚高原西北部,海拔895米,东、南、北三面均环山,气候适中、和煦,7~8月平均气温30℃。有的内陆国首都内迁,也作类似选择,如马拉维的新首都利隆圭,位于中央高原上,海拔1134米,气候受附近的马拉维湖的调节,几乎是四季如春。有的国家的新首都,尽管海拔高度不大(如尼日利亚的新首都阿布贾海拔360米,哈萨克斯坦的新首都阿斯塔纳海拔347米,科特迪瓦的新首都亚穆苏克罗海拔208米),但各自依然具备某些方面或多方面的优良条件,足以支持新都的建立和发展。
 
世界迁都大潮——内迁:最新国际时尚 - 《地图》 - 《地图》杂志官方博客
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中央政府大楼前
 
   在现当代国际环境下,国家一般已经不像过去中世纪和古代那样担心外敌的军事侵入,所以凡是首都内迁,主要的考虑多是政治、经济乃至人口层面的问题,力求通过这种大动作,收到施政更加灵活、济济均衡发展,人口分布趋于均匀等多重效果。但在某些国家,首都的内迁,似乎仍然包含军事上的某种筹划乃至国家安全的严重考虑。假若含有这方面的设想,首都“内迁”就越发必要和紧要了。所以尽管目前有人认为,在现当代日益先进的军事技术条件下,地面的“纵深”不拘多少个“千米”,已经没有什么实际保障意义了——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都直截了当地证明了这一点,但有关“内地安全”的传统构思,对某些国家首都的内迁,仿佛仍起一定的作用——至少在心理上蕴涵着某种“安定”和“缓解”的潜在功能。总之,对于首都的迁移,谋国者自有各种各样的思虑和盘算。而一概采取“内迁”,又显得“殊途同归”、颇有“英雄所见略同”的味道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