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地图》杂志官方博客

探索印象外的世界

 
 
 

日志

 
 

今天你转向了吗  

2006-03-24 08:42:24|  分类: 专题特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你转向了吗(我们之间的11个故事:迷路篇)
 
 
转向不是病,转起来要人命。

-----------------

     都说性格决定命运,然而生物科技的发展似乎正在步步紧逼地向我们证明:基因才是命运的主宰。看一看这些研究成果吧:总赖在那里不爱活动是体内的“懒惰基因”在作祟,晚上七点就必须上床睡觉是第二条染色体上的某基因核酸分子发生了千分之一的改变,情绪抑郁到难以自控是因为被“自杀基因”所困扰,而剑桥大学的某最新科研成果则更是惊人:每个人的姓氏可能已经“写”在了本人的基因上——看来顺治“因何生在帝王家”的天问也有答案了。

      如此一来,我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我不辨东南西北走到哪儿晕到哪儿的
毛病,与我的智商无关,与我的情商无关,与我的教育无关,而应是与“基因”这个高尚的名词有关。怪不得我为了日臻完善自己的“高知”形象而刻苦学习各种地理知识、强化各种识图技能、参加各种户外项目的恶补一直未见卓效!



      记忆中的第一次转向,是上学的第一天。妈妈送我到的学校,因为家离学校很近,步行也就五分钟,她想当然地认为我这样天资聪颖的孩子自己回家不成问题,所以不必再接,我亦信心满满。放学了,老师却出“妖蛾子”,让同学们按各自住的区域分成几个小组排队回家。我当时就傻了,这么多队,我往哪儿站啊?新同学一个都不认识,也不好意思问。眼见大家各就各位了,都盯着我看呢!我略作判断后把心一横,混入了人最多的队伍中……出了校门,沿途的一切却越来越陌生,我也不敢出声,闷头跟着走。同学们一个个相继撤离了长队,大约20分钟后,只剩下了我和另外一个女生。也许是好奇于还有住得比她更远的人,她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家还有多远啊?”经我支支吾吾地一通解释后,她像看怪物一样地盯着我:“啊?你完全走反了!”这个体贴的好同学又仔仔细细地告诉我怎么从那个遥远的地方走回学校,再正确地回家……就这样,5分钟的路程,我却足足用了45分钟的时间。

      于是,我的人生终于以此为起点,将伟大的转向事业以势不可挡的姿态轰轰烈烈地开展了下去。迄至高中毕业,其中可圈可点的经典案例有:与妈妈走失两回;去好朋友家玩过数次后仍然敲错门;找不到与同学约好的见面地点N次;花上好几倍的时间走冤枉路N+1次;在问路时拒绝“北”、“东”之类的高级解答,只接受“左”、“右”这样的平凡语汇……

      大学期间我忽然迷恋上了旅游。为了锻炼自己的户外生存能力,我下定决心,排除万难,誓做一个有方向感的好青年,于是义无返顾地报名参加了学校的“定向越野俱乐部”。第一次培训时,当看见那密密麻麻的登高线地图,我几乎当场晕厥过去——天啊,这分明就是一团麻,而且是麻绳拧成的花啊!心下立起歹意:我逃!可是想想我的报名费,想想日后参加户外训练时在大自然中奔跑的愉悦,在高山和丛林中穿梭的刺激,我忍!硬着头皮经过几次理论学习后,那些地图上的线画在我眼里已渐渐能呈现出山谷、山脊、缓坡、陡坡等大致的地形面貌了,虽说只是纸上谈兵,我亦感“胸中有丘壑,腹中有乾坤”,再加上“上北下南,左西右东”这八字真言,一个“有方向感好青年”的基本面貌已初步成型了!

      俱乐部终于开展了第一次的户外活动,并以比赛的方式进行。比赛地点是郊外的一座风景优美的森林公园,青山绿树,曲径迂回。出发令一响,我左手攥着地图,右手握着指北针,冲向前方。猛冲了一阵,忽然想起来,恩,我这是往哪儿跑啊?得定位啊!展开地图,转动指北针,我环顾四周,凝神观察,世界仿佛于一瞬间安静下来,我的大脑飞速运转,我的眼睛四处乱看——大约在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后,我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判断:我真的不知道路在何方。没错,“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只是“手中有地图,心中无南北”,那些点点线线的抽象符号,我都认得,我也的的确确站在图上画的这个公园里,可是面对这张花花绿绿的地形图,我原来不过是个识字的文盲……微风拂面,我不由心下惶然:地图,方向,莫非此生与你们是有缘无分了!

       经此挫折,我一度泄气。然而,为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人生理想,我很快又投入了不屈不挠的斗争中,我就不相信过不了这道坎儿!虽然缺乏天生的禀赋,但古人不是一直说“笨鸟先飞”、“勤能补拙”、“只要工夫深,铁杵磨成针”吗,我于是双管齐下,理论和实践“两手都要硬”,一边通读《美军生存手册》,一边寻找各种机会出门旅行。每到一处,则必先将当地地图装腔作势浏览一番,并在地图上运筹帷幄,安排行程,一切井然有序——当然,我是资深驴友的追随者,他们指点江山,激扬地图,我只需点头迎合即可。然而,这世上本没有懂,装着装着,就似乎真的懂了。几年下来,我的按图索骥能力已经由“梦游级”上升到了“半梦半醒级”,最近,我甚至还带领两个“白痴级”美眉远赴云南旅游,过了一把领队的瘾。虽然此行因我的带领使大家在山上误入歧途一次,差点找不到下山的路,还好有惊无险,然则我的高大形象亦因此有所损伤。

       我不知道“基因”这种专业名词是怎样无孔不入地渗透每个人的生活的,我只知道转向已经成为了自己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偶发事件,它会时不时地跳出来捉弄我,而我就像一个在愚人节被朋友涮了一把的傻瓜一样哭笑不得。虽然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哪条染色体上的哪个核酸分子出现了问题,虽然我不知道大脑的知识存储可不可能修复这个“问题分子”,虽然我不知道长期的努力训练能不能让那个主管此项的基因产生突变,但是,直至目前为止,我的学习仍在继续——虽然我的转向也在继续。

 
(撰文/慕逸云 供图/全景  转载图文请注明《地图》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